直播帶貨的推廣套路!

直播帶貨的推廣套路!

 

近日,王力宏直播帶課一事引發了眾多熱議,而從運營角度來看,事件的背后其實隱藏著一定的運營推廣套路。本篇文章里,作者針對王力宏直播帶課、其背后的“月學”APP與知識經濟進行了相應分析,一起來看一下。

王力宏在抖音刮胡子,卸去”狂野”的造型清清爽爽地帶了一把“月學”的課程,除了當日,王力宏直播點贊數破千萬成為全站第一流量數據以外,從帶貨效果上看,月學1699元的王力宏的的唱歌課程迅速出圈,成為已經“退燒”的知識經濟津津樂道的話題。

這與去年娃哈哈接班人以王力宏“年紀太大了”解約,人們圍觀二哥的中年危機的氣氛完全不同。這其中反轉的區別在哪里?當然與王力宏本身是娛樂圈之中偶像派歌手、帥氣男神以及良好的出身有關,連成龍大哥都曾經說過,希望自己王力宏是自己的兒子;實際上離不開王力宏背后的經紀團隊的高超運籌。

在王力宏直播之前抖音上,抖音上就有關于王力宏百萬贊的短視頻,先講“二哥”學歷、人品以及音樂修,再放出王力宏不修邊幅和生活樸素的照片,最后講原因王力宏做慈善收養難民兒童等公益活動,還可以特別提到了王力宏閉關修煉學習開的發App,這對王力宏形象、人設以及商業活動進行了良好的推廣鋪墊。

所以,沒有人能夠隨隨便便做成出圈的案例,畢竟在抖音并不缺乏明星帶貨了,僅僅從月學App的引流以及成交上看,這絕對是一個相當成功產品出圈案例。關于月學背后的故事很多人也肯定很感興趣。

一、“月學”其實是王力宏代言的垂類的知識經濟平臺

月學應該是疫情之下很多明星本身的演唱會以及商業演出機會受限而形成的商業模式,本來是為了解決偶像本身輸出價值,進行經驗傳授和教學以盈利的平臺,從去年下半年成立之后,這其中王力宏從一開始就參與產品搭建和商業模式打磨。

根據王力宏對外的公開信顯示,王力宏創辦“月學”的初衷是旨在解決想學習唱歌朋友進行專業的聲樂訓練。

不過,月學App是由踢抖文化經紀(上海)有限公司負責開發和運營,從這個公司名字信息量比較大,這實際上是由經紀公司創辦,并且吸引明星加盟做課程的平臺;并且一開始就立足抖音就作為重要的推廣陣地。

王力宏直播帶課,“月學”成為知識經濟救星?

目前除了有王力宏的課程以外,還有方文山教你如何填詞的課程,而在王力宏直播帶課之中也有方文山的課程。

王力宏直播帶課,“月學”成為知識經濟救星?

根據企查查了解到,踢抖文化經紀(上海)有限公司唯一股東是畢秀玲,占股份為100%;而監事楊景霖并不占有股份,不過楊景霖的名字幾乎出現在王力宏的商業版圖各個公司監事名單之中,在王力宏(Alexander Lee hom wang)獨資公司——上海西東音樂有限公司為監事,而“西東”的名字應該取自于王力宏參演的電影《無問西東》。

此外,王力宏(Alexander Lee hom wang)擔任董事長的江蘇龍的傳人服飾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而“龍的傳人”則是王力宏翻唱的最具個人風格的歌曲,在這家公司,王力宏占據30%。

王力宏直播帶課,“月學”成為知識經濟救星?

不難看出,月讀App實際上是由王力宏做公關代言,低成本、有效轉化王力宏真愛粉的平臺。如果是選擇其他力派歌手或者月學本身自身傳播或許很難達到類似的吸粉和帶貨效果,這就是明星IP吸粉效益。

二、月學能否改變知識付費盛極而衰的命運,很難!

根據娛樂獨角獸在4月份報道,王力宏通過一期的月學課程已經吸金3398萬元。

抖音作為全網最大的公域流量池,實際上比微信私域轉化更加適合全網明星。可以預見王力宏這波帶貨應該上億。

王力宏直播帶課,“月學”成為知識經濟救星?

可以看出,月學與王力宏之間形成了利益分配方案,也就是,王力宏負責導流獲取用戶,由月學負責運營課程,前期月學應該不會進行抽傭,后續會引入其他明星課程進行深度運營。

月學的模式可以說是深得知識經濟的精髓:作為一款「旨在幫助學生在一個月內熟練掌握并運用一種技術技巧的教學平臺」。實際上,在知識經濟最火爆的時候,很多課程都主打21天get或者解鎖某項技能、具備某種能力。

事實上,任何吃飯的技能實際上都是厚積薄發,往往需要求學者本身的興趣,打上N年基礎,再經過系統鉆研才能獲得,往往習得具有一定的偶然性;而知識經濟潮流之下,似乎給人們造成了一種錯覺,只要跟著大V課程就能很快找到終南捷徑。王力宏本人也說過自己學了30年多年,依然還在研習聲樂技巧。

王力宏并非是第一個進行跨界培訓的音樂人,在王力宏教聲樂之前,喜馬拉雅平臺也曾經與新實驗音樂大師的龔琳娜老師合作學習課程。

王力宏直播帶課,“月學”成為知識經濟救星?

實際上,知識經濟一開始就是和網紅明星密切相關,因為知識經濟的本質并不是學習知識,而是滿足用戶的滿足感。

當用戶購買了一堆課程之后就已經滿足了對于知識的獲取過程了,就會停滯和減少對知識經濟的投入,這也是為了目前知識經濟之所以盛極而衰、不溫不火的根本原因。

那么,月學模式是否也是重蹈知識經濟的覆轍呢?那取決于粉絲的期待。

如果真的指望能夠通過30天訓練而直接將技能復制在自己身上,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即使我對于填詞再感興趣了,在方文山引導下我至少也只能完成關于填詞的掃盲;而對于已經有一定作品和基礎人來說,更多是一種行業交流,從中獲得一些高手的經驗和干貨。但這其實都不是課程的剛需人群。

而王力宏帶火的月學,則是在音樂培訓垂直領域的知識付費平臺,主要目標用戶實際上是學生群體。

根據第三方咨詢機構的調查顯示,2019年包含音樂考級市場和音樂藝考市場共有920億元。而很多素質教育領域初學者本身受限于老師的教學方法和能力,實際上有很大較大出入,而互聯網教學能夠彌補這一劣勢,如果沒有線上這一模式,或許學生很難有機會得到音樂才子和成名已久的歌星系統指點。

王力宏直播帶課,“月學”成為知識經濟救星?

線上課程能夠利用互聯網流量效益快速聚攏付費用戶,爆發出付費內容的邊際成本無限降低的優勢,實際上王力宏30天系統課程在2021年2月份就和騰訊音樂(TME)進行合作進行現場教學,并且按照相應每天培訓的進度進行講解和錄制,而相應的課程再經過月學的團隊剪輯和視頻制作,包裝成網上可以售賣的課程。

不過線上教學場景與線下教學是有場景差異的,在面對面互聯網竟然費用不高,但用戶卻很難伺候,在用戶體驗上很容易產生各種各樣的抱怨。筆者在月學的應用寶發現付費用戶對產品的各種吐槽,比如有的作業提交不了、有的出現教學視頻卡頓、有的播放無法進行暫停等等,這也證明,月學本身的開發和運維還并不成熟。

三、結語

王力宏代言并且導流的月學App本身并不能代表知識經濟的回暖,實際上是疫情期間打磨合作的商業化項目,作為明星收入枯竭的補充。其前期訓練課程系統化變現,借助于抖音明星直播和帶貨,爆發出巨大的流量優勢,但能否深度服務付費粉絲還是未知數,后續將引入其他音樂人進行教學和知識付費課程,王力宏的作品權重將會逐漸降低。

 

作者:靠譜的阿星

來源:靠譜的阿星

本文經授權 由青瓜傳媒發布,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http://www.iby2.cn/249045.html

《免責聲明》如對文章、圖片、字體等版權有疑問,請聯系我們青瓜商務通 找客戶 找服務
企業微信
青瓜商務通小程序
運營大叔公眾號
成年男女免费视频网站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