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戟IPO,Soul遭遇了什么?

折戟IPO,Soul遭遇了什么?

今年5月11日,Soul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了IPO申請,擬于6月24日在納斯達克上市。但是在6月23日Soul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了其他資本運作的可能性,經過慎重考慮,管理層先暫停IPO的定價流程,大股東騰訊也支持這一決定。這一公告可能也意味著,短期內Soul不會選擇再上市了。

遞交上市申請,卻又在上市前夕宣布暫停上市,Soul到底是一家怎樣的公司呢?

創新模式起家

此前,Soul是由上海任意門科技有限公司在2016年11月推出的一款在線社交App。上線至今,已有超過1億的年輕人在Soul上分享生活。Soul深受眾多年輕人的歡迎,自然是因為Soul貼合了年輕人的喜好。

第一,概念。Soul的概念是“靈魂”社交元宇宙。Soul是第一個在國內提出“元宇宙”的概念的社交軟件,所謂“元宇宙”即虛擬空間的集合。隨著互聯網科技的發展,陌生人社交成為了年輕人的一種社交需求,也就是說年輕人更渴望在網絡虛擬世界里進行社交活動。

Soul正好是基于這種需求而生的一款社交軟件。Soul為用戶提供虛擬身份,用戶可以使用這個全新的身份在虛擬世界里自由分享、創造、連接和探索。可以說Soul為用戶暫時提供了一個“烏托邦”式的社交平臺,讓用戶暫時擺脫現實生活中的壓力。

第二,技術。Soul是國內領先的算法驅動的社交軟件,擁有強大的人工智能和數據分析技術。因此算法技術會智能地為每個用戶創造與其志趣相同的用戶和感興趣的內容的連接,從而幫助年輕人實現高效社交。

第三,內容。Soul通過細分內容社區的方法鼓勵每一個用戶進行內容創作和分享,從而產生用戶之間的交互。而且分享間用戶互動,使得年輕人的分享欲更容易得到滿足。招股書顯示,截止2021年3月,“靈魂廣場”的每個帖子平均收到8.5個回應。

因此Soul的社區內容不斷豐富,內容創作也從開始的“UCG”向“UCG+PUCG”轉化。除了“靈魂廣場”外,Soul還提供了“狼人殺”、“語音匹配”、“群聊派對”、“臉基尼匹配”等不同內容的社交形式。

所以說,Soul更多的是依靠年輕人的偏好發展起來的。其實這對Soul也充滿著挑戰,因為年輕人的偏好往往容易發生改變,Soul就需要不斷創新來吸引年輕人的關注。另外Soul這樣的社交軟件的內容迎合了極大程度上迎合了用戶的需求,但是真正成熟的企業更應該是引領用戶的需求,Soul在這方面還有很多的進步空間。

燒錢換用戶

因為Soul對自身的成功定位,使得Soul的用戶數量眾多。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平均MAU達到3231萬人。而社交平臺都要面臨的一個終極問題就是用戶流失的問題,Soul也沒有例外。

首先是虛擬環境的不確定性。Soul提供的社交環境更多的是一種虛擬世界的陌生人社交,即在這種社交軟件提供的社交極大可能是“點到為止”的。假如兩個用戶在虛擬世界的社交進入了一種深層次的社交環節,這時他們可能會選擇一種更為穩定的熟人社交軟件繼續進行社交,這將會造成一部分用戶的流失。

另外Soul的虛擬環境和虛擬身份的風險性,極有可能會產生一些負面事件使得用戶對Soul失去信任,也會造成一部分用戶的流失。

其次是用戶的注意力有限。眾多社交媒體層出不窮,用戶專注于一個軟件的精力是有限的,這種用戶的流失是每一個社交平臺都不可避免的。

面對用戶的流失,不外乎兩種解決措施,拉新和留存。可是拉新容易,留存難。因此為了實現可持續發展,Soul一直很注重新用戶的獲取,所以Soul的銷售和營銷成本一直居高不下。

招股書顯示,Soul在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的銷售和營銷費用分別為2.04億元、6.21億元和4.71億元。而且Soul還在招股書中表示,下一步仍然會把提升用戶規模作為當務之急,換而言之就是還會提高銷售和營銷費用來換取流量。

但是一味地通過燒錢換用戶是很容易加重企業負擔的,而且換來的用戶真的能夠給Soul帶來益處嗎?目前還是未知的。

變現之路不易

高昂的銷售和營銷費用帶來的結果也是顯而易見的,過高的銷售和營銷費用一度超過了總收入,導致Soul入不敷出。

招股書顯示,Soul在2019年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總收入分別為7071萬元、4.98億元和2.38億元,但是Soul的銷售和營銷費用占總收入的比例就高達289.2%、124.7%和197.6%。因此Soul在這段時間內一直都處于虧損狀態之中,Soul在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分別虧損了3.02億元、4.89億元和3.83億元。可以看出,Soul可能會出現了虧損擴大的趨勢。

目前,Soul的銷售和營銷費用短時間內是難以縮減的,所以只能將減虧的希望更多地寄托于加快商業化進程來提高變現能力。從招股書中可以看到,Soul主要有三個變現渠道,分別是廣告、Giftmoji社交電商和增值服務。

廣告變現主要和用戶流量息息相關,只要Soul的用戶規模得到進一步擴大,相應的廣告收入也會隨之增加。但與之相伴的是隨著廣告的增加,用戶體驗感也會隨之下降。

因此Soul的商業化進程可能會更多的聚焦在增值服務和Giftmoji社交電商上。

招股書顯示,Soul的用戶付費率呈現出上升趨勢,從2019年2.3%的用戶付費率逐步增長到2021年第一季度的4.8%。這說明對于Soul推出的增值服務,用戶的購買意愿是在逐步增加的。但也可能是因為用戶之間的匹配難度的增加,用戶不得不購買增值服務來提高匹配度,這有可能增加了用戶之間的社交成本。長期來看,Soul推出的增值服務可能還需要不斷改進。

而Giftmoji社交電商是Soul今年第一季度推出的新業務,這是一種新型社交購物玩法。用戶之間可以在Soul上贈送實體禮物,由于接受者對于禮物是未知的,所以受到部分用戶的歡迎。目前元氣森林、鐘薛高等年輕化程度高的品牌都紛紛入駐Soul,Soul從中賺取入駐費和商品差價。但是Soul這種業務模式只能在小范圍內開展,難以發展成規模。

就目前來看,Soul的變現業務目前還不夠成熟和穩定,甚至有可能會給平臺的發展帶來負擔。因此,Soul短期內提高變現能力是很難的,也就意味著Soul在短期內也很難實現扭虧為盈。

陌生人社交的競爭紅海

Soul除了內部面臨諸多問題,外部環境帶來的壓力也不容輕松。

其一,外部競爭壓力大。陌生人社交現在已經成為了一片紅海市場,各種新穎的陌生人社交方式也層出不窮,也就意味著Soul不僅要面對老玩家的競爭,還要預防新式玩法和玩家的到來。

2019年初,各類音頻社交開始嶄露頭角,但隨著ClubHouse的大火,國內諸多社交平臺也開始效仿音頻社交,不得不說這類陌生人社交平臺可能短期內成為最大的競爭對手。因此,Soul面對外部競爭正在不斷加大。

其二,外部監管壓力大。今年4月,Soul曾經被多家媒體曝出“殺豬盤”詐騙事件。除了此類的詐騙事件,Soul還存在潛在的低俗風險,因此受到監管部門的嚴格監控。甚至在一些陌生人社交軟件被關停、下架后,現行的監管政策將會愈發收緊。

如今,Soul終止了自己的上市進程,盡管Soul聲稱目前一切都挺好的,但是從之前披露的很多細節還是可以看出Soul的陌生人社交生意不好做。在陌生人社交市場中,Soul想要持續發展還得繼續努力。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青瓜傳媒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iby2.cn/246896.html

企業微信
青瓜商務通小程序
運營大叔公眾號
成年男女免费视频网站无毒